大圣的尾巴呀

一个妮吹。墙头漫威叉男众人,吃德拉科(尤其德潘)吃我爱罗吃张继科吃大圣。会写各种自己喜欢的CP。ˎ₍•ʚ•₎ˏ

白龙X混沌 旦暮 (二)

第一碗海鲜馄饨。。我先吃为敬!

回音:

可是他没有,他实在是被摔得有些痛。变成了人,自然就细皮嫩肉一点,磕磕碰碰的也要留下来淤青和红肿。混沌扶着他被撞到的腰,慢慢挪回石床上,等着月亮再亮点时,吸收点精华补一补。

这敖烈一路回去也暗骂自己脑子进了水。看自己拗不过,最后死要脸皮说的那些酸到骨子里的话也太没风度了。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敖烈每晚都扇着扇子翘着二郎腿倚在桌子上听戏,却一直细细的找周围有没有混沌的气息。可是接连几天都没音讯,白天也没见到他在镇上晃悠,敖烈听的心不在焉的,一纸扇子扇的快三下慢三下的,直扰的旁边的姑娘往这边看。

敖烈最后还是没忍住,鬼使神差的就踏上了去山谷的路。一路凭着记忆到了混沌的“住所”。

果不其然混沌整个人蜷在那坑洼的石板上,黑发半掩着脸,身上的衣服也有点破烂,在这寒意阵阵的夜里看起来实在可怜。

敖烈向前走了两步,用镶玉的靴子踢了踢混沌,惹得身下的人一脸茫然的睁开眼。混沌正饿着呢,这两日他都没出这山谷。刚才好不容易睡着,又被两脚踢到腰上,正中那日磕到的淤青处。他茫然的睁开眼看了看,就发现眼前一个人。再定神一看,这不是那无礼蛮横的龙王三太子么!混沌揉着被踢中的腰,抬眼看着面前不可一世的三太子。

敖烈看着眼前的人眼里满是挑衅和不屑。他就突然觉得好玩,就像龙宫的虾兵蟹将从来没人敢和他犟劲。他的世界里弱者就是低人一等,更何况他生而为龙。于是他蹲下来,和混沌平视而对,他用扇柄挑起混沌的衣服“听说你以前也风光一时。”然后扇柄从衣服上划到脸上撩过去他的碎发“你看你如今,衣不蔽体面目可憎。”然后他一脸无辜的收回扇子啪地打开一边扇风一边云淡风轻的问他“何苦呢,跟我较真你也讨不到好。”

混沌张了张嘴,发出几声气音来。敖烈一看就乐了,索性把身子靠近了他,凑着耳朵听他能折腾出个什么神通来。

混沌看着这凑过来的脖颈和耳朵,轻轻笑了笑,随即横眉一竖,尖利的牙就咬上了敖烈的脖颈。

敖烈一瞬间痛的大叫,他试图推开混沌,脖上的肉却疼的他收回了手。两人一个死不松口一个下死手痛打对方后背。最后敖烈被咬下来一块肉,给了混沌打了牙祭。而混沌刚混着血咽了这口肉下去,就被一脚踹到石壁上,差点没连肉带血全喷出来。混沌一边咳嗽一边努力不让自己吐出来这块战利品。好容易吃入肚里,眼前的黑影就携风而来,他只记得自己甚至看不见眼前的人的动作,一顿拳脚就打的他快昏过去。

待混沌最后摔在坚硬的石头上时,他只看见了敖烈眸子里金光一闪“便宜了你!”,然后就是一阵风刮过,整个山谷又趋于平静。

混沌想笑,如何便宜了我?这万年孤独欺辱无人可给我个解释,你们说着劳什子天义天道又一棒将我打回原形,咬你一块肉又怎么便宜了我!我恨不得抽出你的龙筋将你踩在脚下日夜抽打三百年,将那泼猴的骨肉分离筋骨也用那棒子寸寸打断!

混沌还顾不上刚被打的痛楚,体内吞下的龙肉又带着仙气在腹里横冲直撞。混沌只觉得一半身子浸了东海极冰极刺骨的深处,另一半身子又泡在岩浆奔涌的地底。一股真气从喉头蹿到尾椎。寸寸经过之地寸寸疼。

第二天镇上住的离山谷近的人都人人自危,他们奔走相告说那山谷里又来了妖精,声音极其凄厉刁钻,那声音彻响了一夜,像千百万个厉鬼撕心裂肺的哭。

TBC

评论

热度(136)

  1. 大圣的尾巴呀回音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碗海鲜馄饨。。我先吃为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