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的尾巴呀

一个妮吹。墙头漫威叉男众人,吃德拉科(尤其德潘)吃我爱罗吃张继科吃大圣。会写各种自己喜欢的CP。ˎ₍•ʚ•₎ˏ

【龙圣我】不孤。

【引子(旁白视角)】(正文将采用第一人称)

    “啦啦啦~~啦啦~啦~~~”凌晨两点的街道上空无一人,远处走过来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依稀能看出是个提着包包的姑娘,断断续续地唱着走调的歌。

    “想不到最后还单着的,竟然是我……唉,夏天凉,你也有今天……”女孩小声自言自语。再过几天,最好的闺蜜慧慧也要嫁人了,而自己两年前和劈腿男分手以后就一直形单影只,仿佛桃花全断,周围的朋友陆陆续续都找到了意中人,只剩自己孑然一身。想到这里,不由悲从中来,在今晚慧慧的单身Party上借酒消愁,又为朋友喜,又为自己悲,一不小心喝得大醉,Party还没结束,夏天凉头晕目眩,便想先走一步。慧慧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可是夏天凉固执地坚持“爪子自己一只在家会害怕,而且我还要回去给她喂吃的。”爪子是她养的仓鼠,肉呼呼的甚是可爱,夏天凉没事爱对着爪子说心里话,它也陪伴夏天凉度过了很多个孤单的夜晚。

    “放心吧~我没事!”夏天凉大咧咧地笑着,“而且我还有大圣保护我呀~”说着朝慧慧晃了晃包包上挂着的一只小悟空的布玩偶,那是前两天夏天凉拉慧慧去看《大圣归来》后买来的,童年男神回归以后又点燃了不少人对他的热爱。夏天凉看完电影直呼“我要给大圣生猴子!!”,一边从网上买了电影里的小空空玩偶,带在身边不离。慧慧拗不过她,好在夏天凉家离得不远,走路十分钟就到了,只好千叮万嘱让她注意安全,一到家马上汇报。

    “好嘞!放心吧~我走啦,你快回去陪他们吧!”向慧慧摆了摆手,夏天凉转身走了。然后就回到了开头大家看到的一幕。

【一·初见】

    “好麻烦……后天又要上班……大圣啊德拉科啊我爱罗大人啊……对他们再迷恋,可终究只是幻想……残忍的生活才是现实啊……”我朦胧着眼,乱七八糟地想着自己最喜欢的角色,一边往回家的方向走。

“唉……头好疼……还是别想了,快回家睡觉吧……”我晃晃脑袋,准备加快步伐,“街上一个人都没有……还有点害怕呢……”

    “哎?怎么突然变亮了……”我忽然瞥到自己在地上的影子愈发清晰,昏黄的路灯的光越来越白,“难道是我喝太多出现幻觉了……?”一边想着,一边回头去看。

“卧槽这啥?!”一道很亮的白光,飞了过来,“轰”的一声,落在我身后四五十米的地方,扬起一片浮尘。

“什么情况?!陨石吗?!!我夏天凉默默无闻二十多年这下要出名了!陨石坠落目击者!这么小概率的事被我撞见了?!!”我酒醒了大半,向白光坠落的地方跑了过去。

    烟尘未散,隐约看见地面上出现了一个直径二十来米的大坑。眼看还有十米就能看到坑里的陨石了,我激动的腿都在颤。忽然一只手从坑里伸了出来。

“我尼玛?!什么鬼??外星人??”我吓得马上刹车,腿一软坐在地上,“啊啊啊他要爬出来了完了完了现在跑也来不及了!!怎么办怎么办!!大圣救我啊啊啊!!”

    那只手扶在坑边,轻轻一撑,一个身影从坑中跳了出来。轻巧地落在地面站好,一边轻咳一边拍着袍子上的尘土。“咳咳……大师兄,让你不听我的话……可恶,这群老迂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们回天庭……” 声音温温润润,恰似流水击石,清明婉扬,又似清泉入口,水润深沁。虽然语气愤懑,可是仍然听的人心头一颤。我呆呆地抬头看去,说话的人脚踏墨黑锦靴,身穿海蓝色云翔符蝠纹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深蓝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嵌玉小银冠。银冠两边有两只……两只角?!!因为低着头整理长袍,面前这“人”的面目不甚清楚。“听声音不像坏人啊……应该……不会吃人肉吧……”我呆呆地盯着面前颀长的蓝色身影想。

    “哼?!还不是因为你小子不省心?俺这不是性子急,火气上来了,说话也就不管不顾了……谁承想几千年了,那老儿器量一点不见长!”话音刚落,一个褐色的身影也从坑里飞了出来。“嘭”地落在一旁。

“卧槽还有一只?!”我吓了一跳,把目光转向另一个声源。只见一个人身穿黄金锁甲,头戴翎羽金冠,颈系朱红披风,足踏墨色云鞋。身上覆盖着一层红褐色的……绒毛?!

    “我擦嘞这是……大圣的COS普类?!真的好逼真根本不用后期制作了!!”——这是我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

转念一想“艾玛不对啊他俩是从陨石里坑里出来的……”所以说“难道是我看错了那其实不是陨石而是焰火特效之类的……??真土豪啊出个片子还做特效……额……那就白兴奋了,还以为我遇到了陨石呢……就知道我不会这么好运……”一瞬间在大脑里给出合理解释后我终于淡定下来,准备爬起来和COSER合个影以后回家睡觉。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