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的尾巴呀

一个妮吹。墙头漫威叉男众人,吃德拉科(尤其德潘)吃我爱罗吃张继科吃大圣。会写各种自己喜欢的CP。ˎ₍•ʚ•₎ˏ

【龙圣我】不孤。

【五·整理】

     “好。跟着我,咱们走快点。再往前两个路口就到啦。”我边对他们说着,边向前走去。

     “还未请问姑娘芳名?”敖烈跟了上来,走在我身侧,微笑着说。

     “我?我叫夏天凉,今年……”我答道。

     “夏天凉?你这名儿真是想的太美,夏天能凉就好了。三伏天的时候热的俺都想把这身毛剃了……”话没说完,大圣在我们后面插嘴道。

     “哈哈……”我干笑道,每个人听到我的名字都会这样吐槽几句,我已经习惯了。“那以后三伏天你可以来我家吹空调吃冰镇西瓜啊大圣……”

     “空调?那是啥劳什子……现在你们这新鲜玩意儿太多,俺老孙听的云里雾里的……”大圣抓抓脑袋上的毛。

     “哈,见了你就知道了,我现在也说不清。”我接话道,眼看着已经到了小区门口,开始翻包找钥匙。

     保安大叔已经睡了,我做了个噤声的收拾,带着他俩轻轻走过小区门口的保安值班室,向我住的那栋楼走去。

     进了楼道,我一边上楼一边说,“我一个人住着,房子也不大,而且可能有点乱……你们先凑合一下,明天白天咱们再商量以后怎么办。”

     “嗯,无碍。我们不挑剔,有地方睡一宿就行,倒是给天凉姑娘添麻烦了。”敖烈依旧温文尔雅,好脾气地说。

     听到这么温柔好听的声音说出我名字,我浑身一颤。真的是好幸福啊一定要多让他叫我几次TvT……

     我们三人站在我家门口,等我熟门熟路地摸黑开门。打开门的时候,我站到一旁,做了个请的手势:“欢迎光临寒舍。我一个人住习惯了,也许有点乱,请不要介意。”

     还没来及开灯,就着窗外的微亮,大圣大大咧咧走了进去,刚走两步,只听“哗啦”“咚”两声,伴随着大圣的“哎”,我心道坏了,赶紧抢在敖烈前面跨进门去开灯。

     只见地上的一大袋子零食躺倒在地,打开的没打开的薯片方便面锅巴饮料撒了一地。大圣蹲在旁边沙发上的一堆脏衣服里,估计是刚被零食袋子绊着了,差点摔倒所以本能地跳到了边上。

     “啊……幸亏大圣身手敏捷,要是我估计就趴展在地上了……”我一边把地上的零食袋子扶起来,一边头也不回地对敖烈说:“快把门关上进来吧。”

     “天凉姑娘……”敖烈略带颤音地说,我听出异样,回头看他,只见他一向温柔的笑容第一次出现一点僵硬,慢慢抬起手指着我的屋子说道:“这叫……有点乱……?”

“哈?”我又回头看了看房间,堆满零食和饭盒的茶几,一地乱放着的包包鞋子脏衣服和零食袋子,两周以前拿出来随手弹了弹的吉他还立在墙角,笔记本电脑和小音箱堆在沙发角落,杂志小说和画板稿纸乱七八糟摞在一起……

    “咳……可能是……挺乱……?”我心虚地不敢正眼看他。

    “什么挺乱啊我说根本就没处下脚好么姑娘你到底怎么在这种环境下存活的啊这么多脏衣服这么堆着你不着急的吗我家堆破烂儿的仓库都比你这客厅整齐啊看你挺秀气一小姑娘没想到这么邋遢不是我说你每天生活在这么乱的地方你自己真的能忍?!”敖烈突然开腔,情绪激动一气呵成不带停顿,与之前的温柔优雅的形象完全判若两人。

     我受到了惊吓,有点懵圈。

     说完那一长串话,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突然变脸,一秒变回之前翩翩公子的形象:“咳……刚刚有点激动,天凉姑娘,见笑了……”接着又笑的一脸人畜无害,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石化着看了看敖烈,又机械地转头看向大圣,他蹲在沙发上,悠闲地甩着尾巴看热闹。见我看他,挑眉对我耸了耸肩,仿佛早就习以为常。

     所以说……万万没想到……敖烈居然自带“高能吐槽”的隐藏属性么……

     被震住了的我没敢回嘴,赶紧低头麻溜儿收拾屋子,把垃圾堆一起扫出去扔了脏衣服扔框里东西大致放归原位,总算是腾出了走路和坐的方……至于桌子上那层土,咳姑且无视吧。

     敖烈微笑着看着我闷头干活,在我腾出位置以后悠然走到沙发边,也不嫌弃刚刚堆满着脏衣服,端端坐下来,打量了一番“嗯……这下还勉强像个样子……”

     “是!谢太子爷夸奖!”正在墙角把吉他收进琴袋的我下意识大声回答,转而心道自己被敖烈吓的现在俨然一副龙宫里虾兵蟹将的没出息样,真怂。

     “我没有夸奖你啊,我说的是勉强像个样子。”敖烈笑眯眯地答道。

     我被这话堵的不知道接什么,只好顿了顿又继续手中的活儿。

     “没想到这三太子不仅变脸快而且还是个腹黑毒舌……”我在心中腹诽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