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的尾巴呀

一个妮吹。墙头漫威叉男众人,吃德拉科(尤其德潘)吃我爱罗吃张继科吃大圣。会写各种自己喜欢的CP。ˎ₍•ʚ•₎ˏ

【龙圣我】不孤。

(新更!!久等了小天使们么么啾!(づ ̄3 ̄)づ)

【六·安顿】

    差不多收拾了个大概,我回头发现大圣和敖烈两个人一直悠然自得地坐在我沙发上看着我忙活,才隐约觉得自己怎么像是带回来两个佛爷。

    “罢了罢了。这俩人一个成天混不吝,来帮忙肯定也是添乱;另一个估计也在龙宫养尊处优惯了,什么都不会做。也不指望他帮什么忙了……”我认命地摇摇头。走过去一屁股坐在我平时用来搭脚的小板凳上,长出一口气。

    “收拾差不多了,晚上怎么睡?”我回头看看沙发上的一龙一猴,“里屋是我卧室兼书房,就一张宽一点儿的单人床。不然就你俩挤一挤睡床上,我睡沙发?”

    “沙发?俺们坐的这个?”猴子似乎对这些不熟悉的词儿很感兴趣。我对他点点头。

    “那怎么行。天凉姑娘是主,我们是客,怎么能让你睡沙发。”敖烈摇头,“你睡床,师兄睡沙发,我在椅子上坐着休息一下就行了。”

    “那软和地方儿俺睡着反而不舒爽。俺靠着墙眯一会儿就行。这丫头睡床,你睡沙发。”大圣接话道,似乎为了不让敖烈再说什么,又强调一句“师弟,听俺的罢。俺睡觉什么习惯你也不是不知道。”

    敖烈听罢想了想,微笑道:“好,依大师兄便是。”

    我听了他们的安排,不太好意思,犹豫着问:“真的没问题么……会不会太怠慢你们了……”

    敖烈摇头道:“无碍的,天凉姑娘好心收留我们,敖烈和师兄已经感激不尽,断没有理由再让你为了招待我们委屈了自己。何况姑娘家的闺床,我们两个男子若是污糟了,那真是太罪过了。”

    我想了想,人家这么通情达理,话都这么说了,我再坚持似乎也不太合适,于是点头应允。去柜子里拿了被褥枕头,给敖烈在沙发上简单铺了铺;又不顾大圣连声说“不必不必,俺不习惯盖东西”坚持给他拿了床被子。

    忙完以后,意识到终于可以睡觉的那一刻,仿佛一直处于亢奋紧张的神经终于松懈,我才猛然感受到困意和醉酒后的头晕向我袭来。简单卸了妆洗漱一下,和敖烈大圣道了晚安,我头重脚轻地飘向亲爱的床,努力钻进被窝。

    闭眼的那一刻,我迷迷糊糊地想着:“真的好神奇啊,居然真的有大圣他们存在,而且会被我遇到……好像做梦一样……好累啊还好明天是周日……我要睡死过去……”然后就沉沉陷入梦乡。


【七·起床】

    “啊……冰淇淋!牛排!烤肉!别跑呀哎哎哎~~~”我看到好多好多好吃的,正要大快朵颐,它们突然飘走了。我赶忙连跑带蹦地追在后面。

    拐了个弯,突然好吃的都不见了,出现一只猴,站在我面前,身穿铠甲头戴翎羽,身后的红披风无风自动,英气勃勃。我愣了一愣, “哎你是……大圣?你从哪儿冒出来的?你是来娶我回花果山的吗?哎呦旁边这个拉风的白龙是你的坐骑?”

    “对啊丫头……俺来娶你回家。”猴子眯眼笑着对我说。

    “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孙家媳妇儿是我夏天凉!!”我狂喜,大喊着扑了过去。

    大圣微笑着接住我,微笑着抬手给了我一巴掌……

    “哎呦老公你干嘛!!”我愣住了,不敢置信地捂着脸说道。

    “啪!”大圣仍旧微笑,抬手又是一巴掌,软软的毛拍过我的脸颊。虽然感觉到他没使劲儿,没有什么痛感,但是这两巴掌还是把我抽的一头雾水。

    “说什么梦话呢你,傻了吧唧地咧着嘴笑。”“啪啪”又是两下。

    “啊……?不是你刚说……”我糊里糊涂地支吾着。

    “你说啥呢俺听不清!别睡了你瞅瞅都几点儿了!”大圣在我耳边大声说。

    “啊?!”我被耳边的大喊声吓得从床上一屁股跳了起来。

    “艾玛我房间里怎么有人我不是一个人住着的么?!”这是我看到床边一个身影的第一反应。

    “啧啧,这傻丫头终于醒了。真能睡……拍你半天才醒……”床前这人说道。

    “哎我去……这是谁呀……哦谢特!!”昨晚发生的一幕幕在我脑海中快速闪现,所以说那真的不是梦?!!

    我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瘦高的身影,还有在我脸前悠闲一甩一甩的尾巴。

    “大圣!!!”我兴奋地大喊一声,跳下床准备抱住面前的猴。

    我从被窝里跳出来的一刻猴子愣了愣,迅速捂住眼睛跌跌撞撞地跑出房间。

    “哎俺说你这丫头怎么睡觉不穿裤子啊!!!!”


评论(1)

热度(16)